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魔域鬼楼(1 / 2)

仙宫 打眼 8368 字 2天前

在叶天看来虚空图劫印扮演类似于身外化身。

使用后,能让他多了一个可以替死的真实化身。

当然感知上他还是自己,只是在别人看来,他是吴道德的样子,并且只能拥有吴道德的实力。

如果扮演的劫印死亡或者受伤,本体都不受影响。

只是每一次扮演、召唤图卷,都要支付一定的灵性,并且这个过程中劫印自身也会消耗灵性。

一旦劫印的灵性耗尽,那就等于是撕卡了。

罪恶值越高,劫印的实力保存越完整,炼化时越可能得到好东西。

劫印吴道德的实力不怎么样,连南极剑法都没有继承,只能当消耗品。

不过就算这样,叶天也要在明天攻克鬼楼。

因为魔域可以炼化,能够让自身的实力飞速提升。

劫印的炼化其实五神御灵观想图的威能。

作为叶天的根本法,这五神御灵观想图不只能够当做无敌的神通施展,它存在于叶天力量的方方面面,能够提升他所有仙法神通的威能。

这就是神级功法的恐怖之处。

一步一个脚印固然能变强,但是这太慢了,他等不了。

想到这里,叶天用坚定的眼神看了看窗外的世界。

这个世界和其他的世界一样美好,不应该被邪魔毁坏和污染。

吃过晚饭喝了热饮后,八点钟他准时熄灯睡觉。

第二天叶天一早醒来,先是进行了每日的修行。

接着,他就耐心调整状态。

吃过午饭,叶天出门向着郊区走去。

下午五点左右,他在一条还算繁华的街道上停了下来。

光元城中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是内城居民区。

现在,他所在的商业生产区虽然也有不少广厦豪宅,看起来十分繁华的样子,但其实没有居民区那么安全,也没有那么多的人口。

没有大量人口所形成的平稳气场,一些邪魔魔域就有神通作祟害人。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叶天正看着眼前一栋破烂的四层小楼。

从楼底看去,只能看到古旧斑驳的楼壁和空洞的窗口。

这是一栋烂尾楼,楼里面甚至连一丝声音都传不出。

这是名副其实的鬼楼,就像是一个黑洞,将一切都吸收进去,一直散发着古怪而又不详的气息。

只是奇怪的是,经过的路人全都匆匆而过。

他们仿佛看不见这古怪阴森的鬼楼。

叶天知道他们确实看不到。

因为这是魔域,是邪魔的聚集。

魔域三大规则就是不灭、相吸以及不可见。

不灭就是魔域永远不会消失,只会陷入沉睡,一旦得到足够的力量,它们会重新苏醒。

比如眼前的鬼楼,就是还没有完全苏醒的魔域,只能有限度地进行挪移。

同时,它也能够隐藏自己。

等到完全苏醒鬼楼才会彻底露出狰狞恐怖的一面。

到时候,它会施展神通强行将人拖入到那个诡秘阴暗的世界层面。

因此,现在那些路人无法主动看到鬼楼,甚至无法接触到。

它就是处于世界阴暗面的捕食者,静静地等待着生吞大嚼的那一天。

想要看到鬼楼,要么拥有超强神识,要么跟叶天一样拥有无匹的神通。

叶天之所以选择以鬼楼为目标,就是因为这玩意没有彻底苏醒,现在只能算低级魔域。

当然这并不等于说是鬼楼不强,魔域的恐怖之处就在于莫名的诡秘神通。

就像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天赋神通,即使等级不高,也能要人命。

比如叶天的五神御灵观想图,就强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堪称完美。

这神通操作好了,真的是打谁谁懵逼,是能把人秀到死的神技。

叶天知道如果在没有任何信息的情况下接触魔域,那么魔域的神秘性就会保持最强。

其神通会强大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这种情况下,任何修士都有可能翻车,这就是所谓的“初见杀”。

因此那怕是鬼楼这种最低级的魔域,也有可能灭杀天尊级的强大修士。

像自己这种菜鸡,还要打鬼楼的主意,在普通修士看来就是俗称的作大死。

此时!

叶天的眼睛很亮。

双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和慌乱。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藉由生者血肉长成的邪恶建筑。

今天,到了你们还债的时候了!

随着叶天注视鬼楼,一股邪恶阴沉的气息笼罩了四周。

光线和声音渐渐离他而去。

空间变得弯弯曲曲,时间和空间都像是被拉长了。

天忽然间黑了下来!

阴霾笼罩了天空和大地。

最恐怖的是,叶天渐渐远离了熟悉的世界。

行人和小楼街道被远远抛在身后。

一副荒诞、诡秘的画卷正在他的眼前徐徐张开。

久远的阴暗记忆在心头浮现,远古的恐慌情绪在心中翻腾。

最终,叶天就像是被世界阴暗面完全吞噬,连身形也消失了。

无声无息间,他就被鬼楼的神通影响,来到了大楼之中。

现实世界无人注意到,一个大活人忽然凭空消失。

这个魔域确实很麻烦!

身处满是灰尘的一楼,叶天看来一下四周,更加警惕起来。

直面魔域,任何人都会慌到不行。

那种恐惧和不安感,就像是从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就铭刻在了祖先的血脉和灵魂中。

但是!

就像是站在高处会无端生出跳下的冲动。

此时,叶天非常渴望继续探索这个邪恶、诡秘、阴暗的世界。

这就是神秘特殊的吸引力,修士的灵性与邪魔之力就是会存在一种奇妙的引力。

这股可怕的冲动会一直存在,很难克制。

魔修就是由此大量诞生的。

鬼楼中,叶天镇定了心神,然后一摸脸。

白光一闪,叶天变成了吴道德的样子。

扮演成吴道德的叶天按下了专门制作的秒表开始计时。

现在他虽然感知起来好像还是在用着自己的身躯,可是一身的本领确实无法施展。

现在的叶天相当于一个“白板”,这劫印的实力太差,连修为也没有继承多少,难怪只是白色等级。

他先是小心打量了一下四周。

叶天发现这四层木质小楼没有地下室。

他先是试着走出鬼楼,结果碰到了一层无形墙壁。

一番尝试后,他发现这层屏障笼罩了大楼表面。

他既不能破坏这里的任何东西,也不能走出小楼。

“必须要走到房顶吗?”叶天抬头看了一眼房顶方向,然后走到一楼楼梯。

楼梯一共七层台阶,看起来就是普通台阶。

意念一动,叶天小心地踏上了台阶,开始向前走去。

在他刚踏上第三阶台阶时,灯光忽然闪了一下。

叶天心中一惊。

灯光闪过,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他立即看了一时间。嗯,一分整。

这个情况要记录下来,后边可能会“考”。

想到这里,叶天继续向着二楼走去。

他走的很慢,就是为了观察以及思考。

要解决这种解密规则类魔域,靠蛮力是不行的,必须要动脑子。

等叶天控上二楼第一阶台阶时,灯光再次闪了一下。

灯光闪过后,吴道德的头颅就像是烟花一样爆了开来。

叶天眼前一黑。

接着他就回到了鬼楼之前,同时吴道德回归图卷形态。

稍微愣了一下,叶天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完好无损!

也对,死的是吴道德,关我叶天什么事。

叶天知道刚刚触发了鬼楼的神通,然后自己扮演的吴道德玩完了。

尽管自己非常小心,结果吴道德还是死了。

自己干翻吴道德,还得用上两个神通。

魔域却是一念间就能弄死一个差不多是天尊级的修士,比杀只鸡都容易。

这就是魔域。

无法反抗,不可捉摸,不讲道理。

鬼楼还是那种即死类魔域。

这种魔域最为头疼,触发必死。

好在任何规则都有一线生机,不存在无解的规则。

也就是说,只要找对方法,就能够破解鬼楼的规则,找到一条生路。

到时候就是鬼楼最为虚弱的时候,因为它的神秘性被削减了最大程度,离陷入沉睡只有一线之隔

那样的话,自己就能强行契约鬼楼,就跟契约吴道德一样。

思考时,叶天看了一眼劫印图卷。

图卷上的吴道德面部扭曲变形,眼珠子快要凸出来,像是遭遇了什么不可名状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