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三章 地藏(1 / 2)

烬神纪 云清雨止 3316 字 2天前

阵法,这自然是阵法,对于阵法的认识,西天灵界的修者自然是极为陌生的。而这阵法自然也不是一般之物,那是出自慕容老之手,是一套号为禁固的阵旗,也就是这枯木岭地域广阔,这一次又是以着消灭战神殿的有生力量为目的。若不然,此阵旗仅为德林这些个强者布置的话,以着他的本事是绝对难以逃得出来的。

这套阵旗也不过是几日前才由那乾坤世界传送到金阳二人手中。说来这种级别的阵法,以着独孤篪他们宗师级的阵法修为倒也是能够炼制得出来的,只是他们的元力有限,炼制起来耗时日久,再说这阵旗,也是他们自那慕容老手中新学的布阵法门,源出于那星战神纪,在这一时空神纪却是不曾见过。新学之术,他们这些人还不曾悟的通透。

“可恨,可恨。”站在山峦之上,看着陷入火海的大军,那德林双目如赤,几乎便要滴下血来。

“军主,军主,咱们,咱们的大军眼看是救不得了。”旁边一位准神级的将军带着哭腔道。

“为今之计,咱们还是尽快反回圣殿,与那一众长老商量固守之计。不然,那其它神殿一旦得到消息,怕是第一时间便要发动全面进攻了。”诸人之中还是那兰博冷静一些。

“只是,只是这大军被灭,老夫,老夫还有何颜面回去圣殿。”

“军主切莫如此。”在众人的劝说之下,那德林满心哀痛地看了一眼火海中的军队,撒下掬苦涩热泪。

数万大军一朝尽丧,仅余二万前军,而这二万前军都是一些炮灰一样的存在,论起战力来,虽比其它神殿军队只强不弱,可对比那金阳二人带领的战队来却是差的太远。

这一支部队,算来也是哀兵,说是哀兵必胜,但这一支军队到了那大胜关下之时,看着那关前林立的甲士,和那关城四角悬浮的四样作为压阵之物的法宝所散发出的冲天豪光,那一颗颗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

雄关难度,而那身后,生命神殿的大军在得知这战神殿大军于枯木岭大败之后,亦是挥军而进,不日便追到城下,如此以来,这一支残军已然陷入了死地,其结局,除了举军而降之外,便只有全军覆灭一途了。

或是因为眼见了那中军与后军被灭的惨象,这一支战神殿残军最后选择的途径竟然是举军而降。这个结果,倒是出乎那生命神殿高层的意料之外,要知道,自有记载以来,还从来不曾有过战神殿军队举军投降的例子。

也正是这一场辉煌的大胜,一举奠定了那金阳二人在生命神殿大军中的地位,这也导致了那李乘风在长老大会之上提议二人以凝神境的修为担任二大万人队万夫长的提议,几乎没有遭遇到任何反对而通过。

或许是为了制衡,也或许是出于别的考虑,那长老会竟然给予金阳二人所率领的万人队最大的权力,使其自那永定军中分离出来独自成军,其军号定为殿前卫。

既然是殿前卫,顾名思意,那便是生命神殿卫护神殿的亲军,而那李乘风,自然也不是一个吃亏的主,倡议既然是为殿前卫,那么这兵员自然不能只由永定军一家来出,必要几方大军共同承当。

他的这个提议,长老会中却也没有理由反驳,不过那些个老家伙自然也都有着自己的心思,想想那金阳二人两千人队成长经历,竟然极为配合地将各自军中优秀之士送了过去,其中亦不乏各自家族的优秀弟子,其目的亦可想而知。

对于他们的那些个小心思,金阳二人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却也不怕,他们自有手段叫那些个加入殿前卫的人衷心附从。

刀林剑山,血池如海,天地之间,天空之中阴云如织,亦似暗血一般,只看此景象便知此一界域非属常类。

就在这阴云之下,天地之间,一盘接天大磨缓缓磨转,隐见那无数残影似被那无形力量撕扯着,遁入那大磨磨眼之中,随着那大磨的磨转,一股股纯净的能量自两盘磨扇缝隙间汩汩流出,竟不散去,缓缓汇集,注入那大磨下一方池中。

如果是那独孤篪等人在此,见到这一方池子,一定不会陌生,因为此池,在那乾坤世界之中也有一方,正是那八宝功德池。只是这池中液体般的能量,却并非是乾坤世界之中,以混沌化来的那滴天真髓,却是另外的一种物质。

而在这大磨与这功德池旁,却是耸立着一间破旧石庙,这一间石庙极小,而且古旧破败,那庙沿下的篇额,也是因历经了无尽岁月的剥蚀而布满裂纹,不过依稀还能够看清那篇额上的字迹,竟是地藏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