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莲蓬(1 / 2)

攸宁对太极拳并不熟悉,施展起来无比生硬,而此时和岙栗战在一起,生疏的太极拳让攸宁一时间吃亏不少,左肩,右腹都被岙栗乘机击中,好在并无大碍。

“生死决斗也敢如此托大,不知死活。”

岙栗安能看不出来攸宁在演练拳法,面露讥讽。

也就在这时,虚空中岙栗的战兽浮现,向着攸宁挥出致命一击,攸宁神识时刻警惕着战兽,在战兽出现的一瞬间便调动骨盾护在身后,战兽一击未果,再次隐匿进虚空。

苏晨和苏羽二人与攸宁神识所化长矛战斗在一起,战况胶着,进退不得,二人面色苦涩,现在方才知晓与攸宁的差距巨大,两人联手,竟然不敌别人神识之力,可他二人却不知道,攸宁神识之力才是他最强的战力。

攸宁被岙栗步步紧逼,但是太极拳也渐渐被攸宁领悟,渐渐地从生疏到熟练。

“太极者,太则无边,小则无内,谓之太虚。”

攸宁脑中清明,挥舞着的太极拳也开始有了莫名的道韵在流转。

岙栗眼见攸宁使用太极拳越来越熟练,心中着急,面色一狠施展绝技。

“腾云鬼斧。”

随着岙栗的一声轻喝,在攸宁的头顶之上迅速凝聚出一柄虚幻的黑色巨斧,黑色巨斧呼啸着劈向攸宁。

攸宁面色一凝,感受到莫大危机。

“太极生两仪。”

攸宁双手滑动,一股莫名的道韵浮现,紧接着攸宁头顶之上浮现出一幅圆图,黑白二气在其中流转。

随着圆图的浮现,岙栗施展的黑色巨斧也随之斩落,正好斩在圆图之上,圆图受此一击,刚凝实的虚影也淡淡化去。

圆图之下,攸宁口吐一口鲜血,承受了莫大的压力。

“两仪生四象。”

攸宁再次开口,那逐渐淡去的圆图再次凝实,黑白分明,阴阳二鱼在其上流转。

岙栗眼见太极图案浮现,心中大惊。

“你是两仪道宗之人。”

不远处,苏晨和苏羽与长矛战斗正酣,听见岙栗惊叫,纷纷看向攸宁,见到攸宁头顶之上浮现的太极图案以后,心中惊惧,道心不稳,攸宁神识所化的长矛乘机刺透苏晨左肩,带出丝丝血花。

此时的攸宁陷入一种顿悟当中,没有在意岙栗说的话,口中依旧呢喃。

“四象生八卦。”

随着攸宁开口,他头顶之上,那一副太极图案开始发生变化,也就一瞬间一副八卦图案在虚空浮现,泛着金光,熠熠生辉。

随着金色八卦的出现,岙栗的黑色巨斧溃散,消失于无形,而岙栗本人见此一幕后再也生不出丝毫的战斗欲望,转身便要逃走。

“该死,两仪道宗之人为什么不表明身份,早些知道你是道宗之人,我还能生出贪欲来吗?”

岙栗懊恼,什么秘术机缘全被他抛之脑后,此时恨不得多生出几条腿来逃命才好。

“巽。”

攸宁口中一音节发出,只见头顶上那八卦中的一卦飞奔而出,烙印在虚空。

紧接着那逃离的岙栗便觉得虚空中刮来一阵微风,还未待岙栗有所动作,众人便看见岙栗的身躯化作星光点点消失于无形,而在他身后,那属于岙栗的战兽也随着岙栗的死亡而身躯崩裂,神魂俱灭。

攸宁本来处于一种莫名的状态之中,随着“巽”音节的发出,他全身的灵力被抽空,一股虚弱之感浮现,紧接着攸宁便从空中摔落下来,嫦尹眼见攸宁要摔落在地,迅速前去接住了攸宁。

“哎哟,你差点砸死我。”

嫦尹抱怨,而后放下攸宁。

在攸宁落地之后,由于没有攸宁的操控,他神识所化的金色长矛也消失于无形,苏晨和苏羽二人想要逃遁,但是看了看地上攸宁,两队对视一番后没有逃离,而是选择静静的待在原地。

胡海洋等人也怕攸宁出现意外,纷纷围了上来。

此时攸宁体内没有丝毫灵力,都在刚才被那巽卦抽空,好在攸宁没有受伤,落地后,攸宁勉强用一丝微弱的神识取出纳戒中的补充灵力的丹药,而后一股脑的吞进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化作磅礴的灵力滋养攸宁全身,不到片刻,攸宁站起身来,恢复如初。

攸宁看向不远处的苏晨和苏羽,未曾想到他两竟然没有乘机逃走。

苏晨和苏羽见攸宁投来目光,赶紧低下头向着攸宁一拜,没有说话,将生死之权交到了攸宁手中。

“我与二位也谈不上有生死大仇,留下三叶玉离去吧。”

攸宁没有赶尽杀绝,确实如他口中所言,攸宁和苏晨苏羽二人并未仇隙,只是机缘之争。

苏晨和苏羽二人呼出一口气,然后从纳戒中取出不少的三叶玉递给攸宁,而后又拿出一些适合凝气八层的丹药交到攸宁手上。

“这些丹药可够换取他们性命。”

苏晨开口,指了指不远处因为攸宁呼风之术而倒在地上四位星辰阁弟子。

“可。”

攸宁说完,拿出四枚疗伤丹药给苏晨。

“给他们服下,可痊愈。”

苏晨和苏羽二人再次向着攸宁一拜。

苏晨和苏羽在救治了星辰阁弟子以后,便带着受伤的四位弟子离去了。

一直在不远处的小和尚,此时一脸复杂的向着攸宁走来,看向攸宁神色凝重的开口道:“攸施主真的是两仪道宗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