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顺手牵羊(1 / 2)

事情还算顺利,鞑靼战士本就忙了一天,此时又昏天黑地在组装攻城器械,根本无人留意,两个离场解手的小卒回来时已换作他人lsboss

蓝桥和凌羽飞借着搬运部件的机会接近那些攻城塔和投石机,以内力小心地将各处轮轴部位震开一些细小的裂口,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犯罪现场”。

这是传自蓝若海的军中经验,像攻城塔投石机一类的重型攻城器械,由于全身由木料打造,负重极大,其用于推行移动的轮轴部分是最脆弱的。他们在轮轴处震出一些小裂口,表面不易察觉,等这些重型器械被推上战场时,很快就会出现轮轴断裂的情况。

到时候这些断了轴的攻城塔和投石机全都会因失去移动力而陷在原地,使鞑靼的攻城部队进退两难,既不能攻击敌方城池,又无法轻易撤回,而一旦攻城失利攻方撤军,守城方还可以轻易缴获这些器械。

这实是比直接烧毁或损坏攻城器械更高明的一招。

蓝桥和凌羽飞强忍着笑回到花语夕的身边,花语夕知道二人得手,也松了口气。

“刚才这帐里又有人来过吗?”蓝桥指着平托娅的小帐道。

“没有。”花语夕瞪了蓝桥一眼道,“你就这么关心别人,平时也没见怎么关心过我。”

“那个,问你借样东西。”蓝桥挠了挠头道,“那种让人闻一下就会昏过去的迷药,你有没有?”

“有是有,你想干嘛?”花语夕警惕地道,“不会是用在她身上的吧?”

“嗯,你借我用用。”蓝桥嘿嘿一笑,同时伸开手掌。

“不要脸,异域美女就那么香?”花语夕气得别过脸,掏出一个小瓷瓶,愤然塞到蓝桥手里道,“拿着,保证你就算割她耳朵,她都醒不过来。”

蓝桥知她误会,也不辩解,收下瓷瓶道“你们先出去吧,到拴马的树林里等我,我马上就来。”

“最好别让鬼力赤回来给你抓到。”花语夕狠狠白他一眼道“看上什么女人不好,非得在此时此地,我真是服了你,以前咋不觉得你这么色的?”

“行了别说了,谁家奴婢对主人这么凶的?”蓝桥板起脸,再不多话,赶着花语夕和凌羽飞从破洞钻了出去。

花语夕一路闷闷不乐,直等回到拴马的树林仍一副苦涩沮丧的模样。

凌羽飞安慰她道“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怀远他或许另有的目的。”

“有什么目的?”花语夕刻薄地道,“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鬼力赤随军带的情妇,除了有点狐媚本事,根本谈不上什么利用价值。你说说看,他问我借迷药,对付这样一个女人,除了那件事,还能为了什么?”

凌羽飞苦笑道“我也猜不出。”

花语夕低着头,嘴唇咬得几乎出血,一脚把一块石子踢下山坡,恨恨地道“投怀送抱的你不要,非去搞一个脏女人,真讨厌。”

她忽又看了看自己的赤足,问凌羽飞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看女人脚指甲上涂花汁?”

“别问我。”凌羽飞连连摆手,“我代表不了别人的想法。”

他们在树林里直等了半个多时辰,才终于看到月色下一道人影飞速朝他们掠来。

“哼,可真够耐久的。”花语夕看着越来越近的蓝桥,不无嘲弄地自语道,“怎不把那女人也一并带回来。”

凌羽飞把蓝桥迎进树林,有些不满地道“怎么那么久才来,还以为你出事了。”

“无碍。”蓝桥摆了摆手,走到花语夕面前道,“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花语夕没好气地道“总不能是摸了那女人的首饰跑来送我吧?”

“你看。”蓝桥手伸到背后,从大氅里摸出那柄玛瑙石鞘的宝剑,得意地道“虽然不是首饰,但刚才你说喜欢,我就给偷来了。”

花语夕心中感动,却仍嘴硬道“少来,若只是放迷药然后摸一把剑,需要用这么久?你定是还干了什么别的事!”

蓝桥愕然道“干什么事?”

“你自己心里清楚。”花语夕跺了跺脚,“你们男人喜欢干的事,我可说不出口。”

凌羽飞一听花语夕又把自己也骂进去,无奈推了蓝桥一下,问道“你好好交代,到底干什么去了?我们都急死了你还卖关子。”

蓝桥被他推得一个踉跄,后背撞上一根树干,咳了两声道“我真没干别的,就是为了偷那把剑来。那平托娅似乎会点西域的邪门武功,我怕一下制服不了她,所以才想说用迷药,难道你们以为我如此是非不分,还趁机寻花问柳不成?”

月光从树枝间的缝隙照下来,照在蓝桥的脸上,衬得他脸色苍白得可怕,还有几滴冷汗也清晰可见。

花语夕一个激灵,颤声道“公子受伤了?”

她立刻又朝凌羽飞吼道“你干嘛推那么大力?”

“我没用力啊。”凌羽飞委屈地道。

“是鬼力赤。”蓝桥直到此时才道明真相,“我迷晕那女人,拿了剑刚想走,正撞见鬼力赤迎面进来。”

凌羽飞担心地道“你们打起来了?”

蓝桥点点头“还有你提到过的鲜卑人拓跋良,以及吐蕃的青元上师。”他顿了顿,向凌花二人缓缓讲起方才在小帐内的惊魂一战。

当时他拿了宝剑刚要钻出小帐,忽然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强大威压。

他几乎立刻就意识到,是鬼力赤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