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1.论道(1 / 2)

热门推荐:

931、论道

刘浩一出现阿尔卑斯山,镇元子就捕捉到刘浩气息,瞬息就出现在他身旁;

“道友联络贫道,可有要事?”

镇元子风尘仆仆,一上来就直接跳开话题,足见其争分夺秒。

“哈哈哈,你倒是着急!”

“由不得不如此,如今准圣少来,难度也小些,待日后若诸多山脉被大能占据,贫道想做就难上太多矣!”

“这倒是,贫道今日寻你,也是想问道友,那文殊如今道场五台山,可将山神土地分封?”

“已然为之!地球到底不是洪荒,贫道给了承诺,文殊倒也没有为难!”

“那便好!看来终南山道友也得手了吧?”

“正是!故而贫道才需要加快游走世间,也是怕了!”

“哈哈哈,短时日之内,倒也无妨,你这般着急也是对的!”

“然也,不得不为之也!道友今日前来,可是佛门有了其他动作?”

“瞒不过道友,今日佛门派遣了三十多员罗汉前来地球,贫道见了,也十分头痛!”

“看来佛门也开始清楚地球价值了,日后或许还会更多;佛门如此,三清门下也该有所动作了吧?”

“多半如此,今日不来,过几日也要来临;那昊天估计也要有所动作,他也不是甘于平凡之人!”

“昊天野心可不少!前些时日,贫道在阿三国分封山神土地,看到妖族动作不小,日后这地球可有得争夺也!”

“对洪荒而言,地球可不仅仅是一方世界,链接的诸天万界,才是真正重点,道友就没有想过到其他世界分封山神土地?”

“怎会没有?此事却不能着急,贫道有感,地球才是真正的重点,待贫道将地球山神土地分封完毕,再去寻找道友!”

“善,那贫道可等着道友了!”

“哈哈哈,吾等本就是和则两利也,到时候道友莫要将贫道拒之门外才好!”

“哈哈哈,就这么说定了,今日贫道也不阻你忙碌,自去也!”

“道友好走!”

镇元子也没有丝毫挽留之意,他如今工作量可不小,龙国境内,倒也还好,本身就有着祭拜山神土地之说,可出了龙国,这份祭拜就没有了,就需要镇元子将这些山灵等一一唤醒才可,工作量一下大了无数,否则早就完工了,哪等到现在?

也是因为难度增大许多,镇元子才更需要抓紧时间才行,今日佛门大规模到来,后续来者势必更多,他哪里有时间和刘浩坐下喝茶?事情谈完,巴不得刘浩赶紧离开才好。

离开这里,刘浩也没有返家,而是直接去了五台山找文殊菩萨聊聊,道门对干政绝少乃至没有,佛门却最喜欢这么做,对此,刘浩却绝不能容忍的,特别是在龙国境内,休说国府,就是村级政权,佛门也休想染指。

原本,刘浩还想着这一趟需要耍些手段,可没想到和文殊交谈,反而十分轻松,仔细想想,倒也合理;

本身,文殊菩萨在佛门就有着智慧菩萨称谓,这说明了文殊菩萨大局观十分不错,倘若龙国没有刘浩,或许文殊还要提些要求,倘若刘浩在洪荒没有紫微大帝尊位,文殊或许还不会这般痛快。

然刘浩二者相加,影响力却是两个世界使然,文殊菩萨也必须考虑到其中影响,况且,刘浩为了龙国安宁,也暗示了文殊可以对其他国度些许干涉之意,有了这点让步,文殊菩萨自然一口应下,也想着以此来让刘浩心中留下更好的印象来。

做为大智慧菩萨,文殊和刘浩接触之中,已经隐约察觉到刘浩对佛门的戒备,这对佛门在地球传道而言,绝不是好消息,文殊可不想让刘浩将这份戒备升级,那对佛门而言,绝不是好消息。

说到底,刘浩还是低估了自己本身的影响力,他以为自己背后没有圣人靠山,可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至少在文殊菩萨看来,女娲娘娘绝对是站在刘浩一边的,否则‘山河社稷图’这么一个女娲娘娘伴身灵宝又怎么可能会赐予刘浩?这不是明摆着吗?

别人不清楚女娲娘娘的影响力,文殊做为阐教出身,如今又在佛门身居要职,又怎么可能不明?

不过是女娲娘娘懒得搭理洪荒诸多要事而已,真要让女娲娘娘上心的,其他圣人就必须让步,否则只会逼得女娲娘娘将诸多注意力放到世间,那才会让圣人们难以接受。

洪荒孙悟空如果只是菩提老祖的弟子,真能这么有面?

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正是有着女娲娘娘子嗣身份,这才让整个洪荒仙神都必须给猴子一个面子,为难可以,打杀,那是不可能的,真那么做,绝对会让你尝尝一个女圣人的不讲理,到了那时,就是圣人也不定能保得住你。

女娲娘娘将‘山河社稷图’赐给刘浩,在一定而言,就是通告洪荒,刘浩是她女娲娘娘保下的,或者说是在告知洪荒诸神,刘浩是女娲娘娘在地仙界的代言人。

也是因此,刘浩在谋求紫微大帝尊位之时,三清稍微思虑,就点头认可,在他们看来,紫微大帝尊位,也是女娲娘娘插手人族的述求,名正言顺,也不能阻止,否则只会惹得女娲娘娘亲自下场,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这一点,却是刘浩没有想过的,也是他内心深处没有想要借助女娲娘娘影响力的表现,这反而让女娲娘娘高看他一眼。

“菩萨得了圣人法旨传道,可有诸多计划?”

“不瞒帝君,贫僧原本心中也十分纠结,好在灵山派遣了诸多罗汉前来,倒是让贫僧省事许多,日后只要坐镇道场即可,传道之事,贫僧相信降龙等罗汉自当勉力!”

“哈哈哈,你倒是偷懒,菩萨就没有想过如无当圣母一般到大学去讲道?”

“帝君休要夸我!佛门清规众多,便是想学,贫僧也无能为力!”

刘浩听了笑笑,几句话下来,也猜出了佛门打算;

以面取胜吗?

倒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佛门还是和道门有着很大差别,他们想要的还是忠诚于佛门的修士,或者说信徒;

如无当圣母那般铺展,效果只会更低,还不如分散各地,收一个是一个,如此对佛门而言,数目虽少,却一个个可堪使用,不得不说文殊看得十分通明。

佛门有了规划,可这个规划对龙国而言,压力还真不小,散播在龙国各大寺庙的罗汉,一个个都有着大罗修为,镇压一方那是肯定的,就是他们摆开了不干涉地方,也能给地方带去莫大的威慑力,对抗不了,说起话来,都要弱上几分,到了那时,佛门一些稍微越界之事,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之奈何?

文殊菩萨肯定是看透了其中道道,这才在刘浩面前毫不犹豫的应答下来,你还对他没有丝毫办法,明面上还须得赞扬对方的深明大义,可谓吃定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