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无双8(1 / 2)

地下要塞的抵抗组织成员大多是矿工,这里临近矿脉,所以魏开成同样开采了一些。炼黄对于普通人没有用处,但是炼黄可以跟游商交易灵药,这东西普通人也用得上。

近些时间游商传出一个消息滨海城出现了一种即使普通人也可以使用的灵剑。

屠鹏得知之后不以为然。

首先他不相信会有这样的灵剑。其次即使真的存在这种东西,他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专门为平民打造灵力武器。

吃饱了撑的吗?玄铁不要钱的吗?

魏开成同样得到了这个消息,他却表现出莫大的兴趣。当然,为了谨慎起见,他以炼黄作价,在游商中发布委托,求购一批滨海的神光剑。

游商黄毛得到这个消息,想方设法弄了一批货过来。他和魏开成派出的人员在松河的下水道中以物易物,双方心满意足。

魏开成拿到这批神光剑本来是作为后续重大计划的一个部分,但修行者们已经攻破要塞,后面的计划已经失去意义。

他将这最后的底牌分到下属的手中。不求别的,只为从敌人身上咬下一块肉,哪怕留下一道疤。那么他们可以死而无憾。

这是作为战士最后的尊严,但是魏开成显然小看了神光剑的威力。

八道光轮击中御剑修行者,一阵闷闷的响声,这家伙忽然站定原地。原本绕着魏开成飞速旋转的双剑,忽然失去神通,咣当两声掉在地上。

于此同时,御剑修行者的身体断成两截,轰然倒地,死的不能再死。

全场死寂。

目瞪口呆的不止是原本洋洋得意的修行者,还包括刚刚斩杀御剑修行者的士兵们。

无敌的修行者,就这么死了?

一位士兵不可思议的抚摸神光剑黑色的剑身。这不是火神炮,他刚刚竟然凭借自己的力量,杀死一位修行者!

如果能杀掉一个,那么代表可以杀掉第二个。这位士兵选择留下来,心中本无任何期待,只求与上校一起赴死。

而现在他的脸上却闪现着别样的光辉,他再度举起剑。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这剑咱这么好看,漆黑抹乌的真是威武霸气。

神光剑晒满五天阳光可以激发三次光轮。每一道光轮的威力大致相当于一名蓝衣修行者的全力一击。被这样的八道光轮集火,如果不躲不闪,哪怕青衣实力的修行者也会破防重伤。

被腰斩瞬杀的修行者其实实力不错。神光剑光轮的速度不快,平时他一个步法应该可以闪过大半。闪不掉的就用真元硬抗,问题也不会太大。

可坏就坏在他玩剑招玩的太尽兴。双剑旋转困人的招法,他并不熟练。为了在城主面前露脸,他调动全部的神念控制两柄飞剑精妙飞舞。

当光轮及身时,他竟没有一丝多余的神念激发身法闪避。他哪里会想到,蛆虫一般的贱民居然也能像他这样激发出剑气。

于是八道光轮结结实实的撞在他身上,前五道耗尽了他的真元护盾,后两道突破了他肉身的强度。而最后一道光轮,将他干净利落的一分为二。

一位修行者身死,根本无法扭转双方的实力差距,但就是这一幕震撼了所有的修行者,包括一直老神在在的屠鹏。

为什么?

为什么贱民也可以像他们一样使用灵力?如果眼前的一切是真的,那么他们同贱民之间的区别又在哪里?

按照城主屠鹏的理论,灵力是上天赐予他们这些高贵者的礼物,因此他们天生正义,他们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可是,当亲眼看到平民也可以使用灵力的时候,他们忽然发现,自己其实也不是很有底气。

屠鹏的心中闪过万般念头,但是看到部下们眼中的闪烁和思索,他知道自己必须站出来。

“你们是修行者!”屠鹏爆吓一声,指着魏开成等拿着神光剑的抵抗组织成员,“你们为何放弃修行者的高贵,自甘堕落站到贱民那边!”

他的这一声吓问,令还在疑惑的部下们纷纷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们的心理建设大多是这样的

怪不得!原来这些根本不是贱民,而是用敛息术隐去自身灵力,假装成平民的修行者。至于他们这样大费周章的目的,当然是为了阴险狡诈的偷袭。

好吧,你们成功了,一个倒霉的家伙被阴死。算你们狠!但是我们马上会血债血偿!

松河的修行者们,自以为是的得出这样的推论。屠鹏的话只是个引子,他们只是需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